-->
打开APP
_getArticleList_v1819_0_50_10

2019年最具潜力CAR-T新技术盘点

2017年,FDA批准了两种CAR - T细胞治疗产品上市,分别用于治疗儿童和年轻人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ALL)和成人复发或难治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。近年来,CAR-T免疫疗法除了被用来治疗急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之外,经改进后,也有望用来治疗实体瘤、自身免疫疾病、HIV感染和移植排斥等疾病。而2018年则是更多CAR-T产品落地的一年,如果说2017年是从无到有,那么2018年就是从有到

2019-03-14

通用CAR-T玩家Allogene引领下一代变革

 众所周知,目前美国FDA已经批准了两款自体CAR-T细胞产品(Yescarta和Kymriah)上市,用于治疗淋巴瘤和白血病。大量的临床试验证明了这种个性化的疗法极具抗癌潜力,没有免疫排斥的风险,安全性也比较高。细胞疗法的第一代变革已经成为现实,甚至已经纳入部分国家的医保体系,颠覆了医疗支付体系,造成深远的影响。然而,这些基于患者自体细胞的第一代产品上市之后,也面临着变革中必须面临的独

2019-03-14

Cellectis宣布在美建厂,准备用于大规模生产通用CAR-T

几周前,Allogene宣布将在加利福尼亚州纽瓦克建造一个118000平方英尺的细胞治疗制造工厂,以支持其Allo CAR-T候选疗法产品供应。同时,Allogene的首席技术官Alison Moore在一份声明中说道,“建立最先进的制造工厂是我们更快、更可靠、更大规模地提供现成细胞疗法的战略的核心。”这一消息一经发布,业内关于同种异体CAR-T更是议论纷纷。这讨论的热情稍稍褪去,近日,法国细胞疗

2019-03-14

十年风雨路:“传奇”CAR-T的挑战与未来

1989年,美国科学院院刊(PNAS)报道了第一代CAR-T疗法。虽然很快投入临床试验,但疗效却差强人意。1998年,将T细胞活化和生存必需的共刺激信号分子CD137(或CD28、ICOS、OX-40)组装进CAR,提升CAR-T细胞在体内的扩增能力和存活能力——第二代CAR-T 技术应运而生。率先在小鼠中取得成功后,第二代CAR-T快速发展,对于复发或难治性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(ALL)患者的缓

2019-03-12

CAR-T细胞治疗从学术走向商业化创造了医药史上的奇迹,未来的挑战与希望并存

近年来,嵌合抗原受体(CAR)T细胞疗法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发展。CAR是合成的T细胞受体,其将肿瘤特异性结合结构域融合至T细胞活化信号以赋予其肿瘤特异性细胞毒性。可以收集患者来源的T细胞并离体转导以表达CAR,然后返回患者以介导肿瘤根除。经过数十年的临床前开发,靶向CD19的CAR-T细胞实现了出色的临床反应,CD19是一种B细胞抗原,具有大多数B细胞恶性肿瘤的保守表达。CD19 CAR-T细胞的

2019-03-12

Nat Med:发现免疫治疗新药物!免疫细胞吃不吃肿瘤细胞它说了算!

2019年3月10日讯 /生物谷BIOON /——髓系免疫细胞会通过吞噬癌细胞来杀伤癌细胞,但是癌细胞会通过发出“别吃我”的信号来避免被免疫细胞吞噬。而近日来自荷兰癌症研究所的免疫学家Ton Schumacher、荷兰莱顿大学医学中心(UMC)Ferenc Scheeren及其合作者发现了一种抑制“别吃我”信号的新方法,从而找到了免疫治疗的新靶点,相关研究成果于近日发表在《Nature Medic

2019-03-10

各大公司正在将注意力转向肿瘤微环境 抗体药物、细胞疗法

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统计,癌症是世界第二大死因。仅2018年,全球就有960万人死于癌症,约占当年死亡人数的六分之一。许多制药公司正在加大力度开发针对癌症的新攻击线,他们认为,如果要使癌症统计数据变得不那么令人畏惧,有必要探索传统抗癌方法的替代方法。众所周知,癌症研究的重点是该疾病的潜在遗传和表观遗传缺陷。然而,现如今,制药公司正在将注意力转向肿瘤微环境(Tumor Microenvironm

2019-03-10

德国企业Medigene AG宣布TCR-T疗法进入I/II临床研究

近日,德国生物技术公司Medigene AG宣布,其TCR-T细胞候选疗法MDG1011在针对血液肿瘤的I/II临床研究中第一位患者已接受治疗,包括急性髓性白血病(AML)、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(MDS)和多发性骨髓瘤(MM)。MDG1011使用患者来源的T细胞受体(TCR)修饰T细胞靶向肿瘤抗原PRAME(在黑色素瘤中优先表达的抗原),被设计为一次性疗法。本次输注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医学院进行,给予

2019-03-10

CD30 CAR-T治疗霍奇金淋巴瘤初步临床数据公布

贝勒医学院和德克萨斯儿童医院的医学博士Carlos A. Ramos在“2019年移植和细胞治疗会议”的一份报告中表示,与早期的单独输注试验相比,CAR-T细胞输注前加入细胞减灭化疗可显着提高抗肿瘤活性。基于正在进行的初步试验数据,靶向CD30的CAR-T细胞治疗复发/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是安全和有效的。在临床试验中,12名可评估患者中有7名获得了持久的完全反应,其中包括1名患者持续8周的反应。

2019-03-10

Blood:中和GM-CSF增强CAR-T细胞功能并降低它的神经毒性等副作用

2019年3月9日讯/生物谷BIOON/---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(CAR-T)疗法是癌症治疗的新支柱,但是,因存在毒副作用,它的应用受到限制。这些毒副作用包括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(CRS)和神经毒性。虽然IL-6R拮抗剂托珠单抗(tocilizumab)被批准用于治疗CRS,但是目前尚没有批准的治疗与靶向CD19 的CAR-T细胞(CART19)疗法相关的神经毒性的方法。近期的数据表明单核细胞和巨噬

2019-03-09